十博-10bet体育_10bet十博体育官网

中文|ENGLISH
十博 > 资讯中心 > 媒体报道 > 正文

资讯中心



她习惯用严格的“冠军标准”去要求现在的工作,她代言十博的初衷,就是看重他们对食品安全细节的把控。

每日人物专访十博代言人吴敏霞:跳进生活里,不再仰头看别人

发布时间:2019 - 08 - 02 来源:每日人物 点击次数: 打印字号:T|T编辑:每人编辑

本文转载自《每日人物》


文 | 韩逸

编辑 | 楚明

运营 | 拾万佳


  前30年,她都仰望着别人。一开始是伏明霞,后来是郭晶晶。“我不想再一直仰着头看了。”退役第二年,她和张效诚举行了婚礼,开始真正变得松弛。“自己的节奏”,意味着她想说点什么的时候,他听得懂。这是她想要的家的感觉。


  人生的前31年,吴敏霞积累的人生经验几乎只和那块3米高的跳板有关。她熟悉自己身体的每一寸肌肉,善于把它们调试到最佳状态,在跳板上跃起、折叠、翻滚、打开。

  一切都是和自己的较量。长达25年中,吴敏霞给出了一个至今无人超越的漂亮成绩。她成了全世界唯一一个连续四届问鼎奥林匹克运动会女子双人3米板的跳水运动员,也是中国第一位获得5枚奥运金牌的女选手。无论搭档是郭晶晶、何姿还是更加年轻的施廷懋,她都一次次站上了金牌领奖台。

  离开那块跳板之后,世界一下子变得复杂了。冠军之外,各种头衔扑面而来。她参加了几档综艺节目,有一些商业合作,做了妈妈。每一件事都是新的。

  退役3年,一切从头开始。曾经站在世界顶点的跳水女皇,要付出不输给从前的努力,来适应正常节奏的生活。她觉得,面对社会上的许多规则,自己“可能还在上幼儿园”。


不想再仰头看了


  撩开衣服,露出肚脐,映入眼帘的是四道长短不一的伤口。其中三道是几天前刚刚添上的。7月7日早上,吴敏霞忽然一阵肚子疼,犯了急性阑尾炎。

  送到医院后,她在保守治疗和做手术之间纠结了1秒钟。她不想做手术,怕疼。“你让我缓一缓。”她跟医生商量,半年前,她刚刚做过剖腹产手术,小腹上的疤痕还清晰可见。

  可保守治疗的方案一提出来,她就知道不行了。“输液5-7天,不吃不喝”,她的身体不可能扛得住。生完孩子之后,她的体重掉到47kg,M号的T恤挂在167cm高的身体上,衣袖空荡荡。

  只能做手术。出院第二天,她就接受了采访。她坐在酒店沙发的一角,空调温度调高,腿上盖着衣服,过一会儿就稍微动一下。因为旧伤,她不能久坐,不然屁股会疼。她因此很怕看影片。

  伤病是连续25年高强度训练留下的。跳水队员每天在跳板上和陆上训练室内都要翻300多次跟头。从6岁进入跳水队之后,吴敏霞就开始了一年500个小时的练习,25年间,她完成了几十万次的跳跃。

  这些伴随着荣耀的伤痛,都来自于3米跳板。从跳板上一跃而下的同时,吴敏霞也跳到了世界的顶点。只是真正一头扎进生活的细流之后,选择什么样的人生,才是一个需要面对的难题。

  退役前,这个难题就困扰过她。那是2012年,郭晶晶和霍启刚的婚礼上,吴敏霞做第一伴娘,从早跟着忙到晚,婚礼结束后马上一个人赶飞机回队里继续训练。

  那时,她第一次面对“未来要过什么样的生活”这样宏大的命题。在此之前,生活等同于机械重复的训练时间表,6点起床,22点睡觉,来不及思考。有人说,作为连续4届奥运冠军,她也可以嫁入豪门。而她在想,自己是否能应对那样的环境。

  那天后,她半个月没有联系当时还是男朋友的张效诚,打算想清楚一些事情。

  当时,她和张效诚恋爱2年,他在田协工作,是个普通小伙子。他能给她的东西,只有周末的陪伴和训练时的鼓励。2012年伦敦奥林匹克运动会之前,她紧张得睡不着觉,给张效诚发短信,他在那边按手机键的手指也有点抖,只能说一些轻松的话陪着她。

  前30年,她都仰望着别人。一开始是伏明霞,在上海话里,她们俩的名字发音很接近。她从入队第一天开始,就被伏明霞的成绩鼓励着。后来是郭晶晶,是队里带她往前走的姐姐。

  她曾经一直像一个影子,出现在搭档的身后。教练曾经统计过吴敏霞的运动曲线,各项数据的变化几乎和郭晶晶完全重合,这意味着,只要她们按照同样的技术要求起跳和翻转,就能在规定动作中高度同步。


2008年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,吴敏霞和郭晶晶获得女子双人3米跳板冠军。图 / 微博@吴敏霞


  她因此而被国家选中。单看其他指标,吴敏霞的身体并不太适合跳水,她的血色素刚过10克,低于成年女运动员应有的标准10.5克,很容易患上运动性贫血,伤病恢复也会变慢。她的胯关节和髋关节也有些突出,一旦训练过量胯部就收不回来,别人经过一天高强度训练,睡一觉就好了,而她像是背着50斤杠铃片在练。

  她只能增加训练量来弥补不足,“不到万不得已,不会停下来”。有时着急,动作不一致,她会埋怨自己,更加焦虑。双人跳水的完美标准之一,就是和搭档保持完全同步。

  “你就放轻松,按照自己的节奏来。”这种时刻,郭晶晶会安慰她。两个人,和教练一起,练到整个场馆只剩下他们三人。

  “我不想再一直仰着头看了。”退役第二年,她和张效诚举行了婚礼,开始真正变得松弛。“自己的节奏”,意味着她想说点什么的时候,他听得懂。这是她想要的家的感觉。


比跳水还难


  要接受采访,要见陌生人,要说很多话。2016年面对摄像机的时候,笑容有些僵硬,手也不知道往哪儿放,“比跳水还难,因为跳水不用说话”。

  对情绪的压抑是她留在身体里的习惯。哪怕是站在冠军领奖台上,她的喜悦也很淡很淡。教练嘱咐过她,不要显得太高兴,那样会给其他运动员增加压力。她每次都笑得很克制。

  在国家队,个人情感被集体意识冲淡了。现在,她可以放肆地大笑和大哭了,但张效诚仍然很少看到吴敏霞激烈的情绪表达,他们从不吵架。在家里,她也习惯听丈夫的,配合团队仍然是她的第一原则。

  “我的家庭培养了我听话的习惯。”吴敏霞是最遵守纪律和信守承诺的那个人。生完孩子的第31天,她正式出了月子,在月子中心就录好了之前约定的奶粉广告。她对每个工作人员都很敬重,“他们会把光试好再让我过去,尽可能不累着我”。

  “哄”她听话非常简单。录广告时累了,不想再录了,只要经纪人说一句“喝奶茶”,她就会露出孩子一样满足的笑容,指挥着助理们该搭配什么样的口味和配料。她几乎把工作室附近的奶茶店都试遍了,她调出来的口味大家都很喜欢喝。

  她仍然是小集体中的开心果。团队中的每个人都想要呵护她,照顾她。知道她喜欢吃肉夹馍,张效诚特地跑去陕西,学了手艺回来,变着花样做给她吃。她在亲人面前是自在松弛的。但面对陌生人的提问,她会露出礼貌的微笑,但后背会条件反射一般绷得笔直,表现出紧张和戒备。

  张效诚理解那种紧张,他说她的运动员生涯非常类似于备战高考,“从普通人的经验去理解,就是连续参加了25年高考”。

  普通人的生活正在一点点把她身体里的那根弦拧松,“但这根弦不会消失,它永远在那儿”。

  她习惯用严格的“冠军标准”去要求现在的工作。一个月前,她代言一个品牌,连续拍摄了16个小时广告片,连广告商代表都已经满意了,摄像也说可以了,她还觉得“照片的摆放位置不太好”,想重新拍一条。这是她的习惯,不怕重复,但求最好。

  对品牌的挑选也到了严格的程度。代言的东西必须是自己和家人真正在用的,代言的鸡肉品牌,也要先去工厂车间考察过才放心,熟悉到能说得上产品的每种口味。她代言十博的初衷,就是看重他们对食品安全细节的把控。

  她对团队的健康状况也十分上心。不仅监督张效诚减肥,还留意助理的体重。如果谁喝多了奶茶变胖了,她也会敦促他们多吃点鸡胸肉,食谱参考国家队运动员备战的标准。1200多名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的国家队运动员,都吃着十博生产的鸡肉制品,备战2020年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。

吴敏霞和丈夫张效诚在十博品牌发布会现场。图 / 微博@吴敏霞


  参加综艺、结婚、生下女儿,她一会儿都没能停下来。每次工作前,她都会过问第二天的全部行程,该穿什么衣服、去什么地方、见什么人,不弄清楚,她就不踏实。今年春天,一次连轴录制之后,她给丈夫发了一条短信,“我太累了”。

  “我是感觉跳水让我拼尽全力了,25年已经收获了我的梦想,但同时也消耗了我所有的能量。”她说。

  让她继续走下去的方式,只有把做运动员时该有的专注还给她。张效诚想了一个办法,不再去计划大的任务和目标,只把每周要做的事情拆解成各个部分,提前几天告诉她接下来的安排。

  生活琐事上,他也很细致。去年搬家,张效诚提前一天把所有的东西按照摆放位置分类装箱,再在新家里摆好。吴敏霞不用操心,可以少一点焦虑。

  冲凉仍然是她最好的减压方式,这也是训练留在身体里的本能反射。“洗澡就意味着下课了,可以离开训练场了。”


补偿缺失的童年


  离开训练场后,吴敏霞适应了很久。宣布退役之前的一个月,她已经不必参加训练。她可以睡到上午10点再起床,但豪侈的自然醒并没有给她带来放松的快感,反而有点儿懵。

  “不知道现在几点,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。”她不知道去哪里找下一季要穿的衣服,也不知道证书和证件收在哪个抽屉。这个叫做家的地方,她从前一年至多回来两三次,上次是夏天,下一次就已经是冬天,衣服也跟着换两季。

  甚至和父母之间也没有太多话讲。她习惯报喜不报忧。训练中的苦恼,她从来也不跟爸爸妈妈说,讲了他们也帮不上忙。父母对她也是一样,生病了也不对她讲。“有时和她妈妈一起出门,看到别人家的儿女手挽着父母,大家很羡慕。不过大家还是希翼她以事业为重,尽量不去打扰她。”爸爸吴钰明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,“那么多年下来了,早已明白女儿并不是完全属于大家的了。”

  他们之间最多的交流还是围绕奖牌展开。在上海的家里,父母曾经腾出一个专门的柜子来存放她的奖杯和奖牌。大大小小的奖牌多到一面墙挂不下,又塞满了抽屉。偶尔和爸爸妈妈聊一聊,这一块是在哪里拿的,当时身上带着什么样的伤。

  第一次密集的相处,是一家人一起准备上春晚。爸爸妈妈高兴地通知了几乎所有的亲戚朋友,家里每天响着他们要唱的《紫竹调·家的味道》,“千言万语说不尽,句句都由衷”,从早到晚。

2017年,吴敏霞和家人一起登上春晚舞台。图 / 微博@吴敏霞


  这是她小时候就渴望的相聚。十几岁时,一家三口住在十几平米的房子里,爸妈上班,就在屋外落一把锁。她出不去,就只能看电视,8个频道反过来倒过去地看。要么躺在阁楼上睡觉,睡不着就躺着发呆。

  那是她人生中最初关于孤独的体验。家里的门上连猫眼都没有,她有时候只能透过窗子往外看,想看到回家开门的爸爸妈妈。

  现在,她终于拥有了更多陪伴家人的时间。她发现上了年纪的妈妈开始变得碎碎念,上了年纪的爸爸不再那么严肃,喜欢开一点玩笑了。像对缺失的童年的补偿,吴敏霞喜欢这种轻松的氛围,女儿是小宝,她自己是大宝。

  女儿是在去年12月份降生的。他们给她取名西西,老二的名字也想好了。吴敏霞坚持想生二胎,她不想让女儿没有人陪伴。

  现在出门工作,张效诚尽量陪着她。一到工作的间隙,她就要和女儿视频,看看她正在家里干什么,一天可以看上七八回。

  她对自己的称呼开始变成“西西妈妈”。婴儿车、婴儿床、爬垫、奶粉、尿不湿……家里堆满了孩子的东西。之前她想重新过童年,买了一大堆乐高玩具,公主城堡,钢铁侠。但是工作太忙了,她还没拆开过任何一块。

  “等西西长大了,再一起拼吧。”她也想去冰岛看看,因为听说北极星很美。可现在也暂时去不成了,她想等西西能跑了,再一起找个假期去。

  她很享受女儿西西在儿童游泳馆里游泳的时刻,脖子上套着游泳圈,小腿扑腾几下,竟然慢慢在游泳池里睡着了。

  她像睡着的女儿一样平静。现在再看到泳池,她的心里已经没有那么多波澜,“我慢慢觉得,也许可以回归到生活的状态了”。

吴敏霞和女儿、丈夫在一起。图 / 微博@吴敏霞

产业链接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